您所在位置: 首页 > 威廉希尔网站 > 行业新闻

        讨薪被持刀棍追砍

        2017-01-13 11:33:49 

        上海金锦经济纠纷服务最新消息:“不知道今年能不能回家过年,孙子6个多月了我还没有见过。”2016年11月30日,48岁的夏仁春躺在贵州安顺市中航工业303医院病床上,说起这话时,眼泪湿润了眼眶,她想起了四川内江老家,出生6个月未能谋面的孙子。

        2016年10月25日,夏仁春和几十名工友到安顺东联国际名车广场售楼部讨要未能结清的工资,遭到约20个带着白手套,手拿砍刀、棍棒的男子追砍。共有7人受伤,其中4人伤势严重必须留院治疗。

        项目施工方负责人林巧头部被棍棒打伤,左腿遭砍,神经被砍断,极有可能留下残疾。他告诉澎湃新闻,开发商尚欠他们约3000万元工程款,尚有500万元农民工工资未能结清。

        东联购物中心开发商负责人粱盾表示,他们并不差农民工工资,是其他人将农民工打伤。

        安顺市平坝区劳动监察大队金队长表示,去年底曾协调开发商支付了460万元农民工工资,此事发生后,该大队已经对此展开调查。

        平坝区公安局工作人员表示,已就此事成立调查组。

        2017年1月11日,项目施工方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被打伤的农民工已经出院,当地政府和劳动监察大队已经协调开发商支付农民工工资,开发商正在向农民工核实工作量。

        被打夫妇:想拿到钱给6个月大孙子买新衣

        “我吓得赶紧跑,被人打倒了爬起来后又赶紧跑。”48岁的夏仁春躺在病床上,2016年10月25日发生的事情已经过了一段日子了,她仍心有余悸。

        10月25日早上,夏仁春和丈夫一起到东联售楼部讨薪。夏仁春说,丈夫是去年三月份进场的,她随后也到了这个工地,他们在木工班。到去年9月份退场,还有近3万元工资没能结清。最近他们在附近的织金打工。

        “我肯定想要工资啊,收到钱我好回家过年啊。”夏仁春说,去年过年没拿到工钱,回家凑合着过了个年。但今年不一样,“今年回家,我还要看看我的孙子啊,给他买点新衣服啊”。

        夏仁春出门前,孙子还在媳妇肚子里。现在已经出生6个多月了,夏仁春至今还没见过孙子。

        “我们去了,就在里面玩手机。”夏仁春说,大家在售楼部里坐着,也没人理他们,过了一两个小时,突然有几十个戴着白手套的年轻人,手里拿着棍子、砍刀冲进售楼部。

        “我吓得撒腿就跑。”夏仁春说,前面一个男的摔倒后,她也跟着摔倒,一棍子打在她的背上。她忍着痛,爬起来接着跑,鞋子都跑掉了都不敢停下,安全帽也被人打掉了,赶紧往附近的高速路口跑。

        夏仁春说,她看到林总(林巧)往马路上跑,不停对路过的车喊救命,可是没人理他,后来林总被人砍倒了。这些人就不追她了。她的衣服被打烂了,怕别人认出她是农民工,再打她,她躲在车子后面。

        过了一会夏仁春就去找她的鞋,但两个保安不让她进售楼部。“那天好冷,我一个脚有鞋,一个脚光着。”夏仁春说,有个好心人准备帮她捡鞋,但有人不让他帮忙捡,好心人只有把鞋丢在门口。

        夏仁春说,她向售楼部的人抱怨说:“你们的人好狠,把我的衣服打破了,腰也打伤了。”

        夏仁春越走越痛,到医院一检查,肋骨被打骨折了。医生说要休养四五个月,这几个月也做不了事。“我也想回家,但是我身上痛,起都起不来,都要护工帮忙扶我起来”。

        夏仁春说,当天丈夫的手也被打伤了,检查后并未伤到筋骨,已经回去上班了,“休息一天就要损失几百元”。 虽然每天早上5点多就要出工,晚上8点多才收工,一般都住在工棚里,但只要能赚到钱这些都不算什么。她和丈夫都是独生子女,要供养两边的老人,媳妇在家带孩子没有上班,“这下我们连生活费都没有打回去”。

        “我们过年回去,两边老人要给钱,孙子还没有见过,总要买点衣服吧。媳妇在家里还要生活费,还要吃奶粉。给老人点钱,老人也高兴。”夏仁春说,现在还不知道能不能回去。

        “谁不想回家过年?我也想回去过年”,说到这里,夏仁春的眼泪流下来。

        被打55岁农民工:想给儿子攒点老婆本,我要一直干到60岁

        55岁的刘云生躺在病床上,他的左腿被打伤。

        “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被两个小子用棍子打倒。”刘云生说。

        刘云生也是在这次的讨薪过程中遭“白手套”打伤。

        刘云生为的是那一万多元没有结到的工钱。

        他说,当时工人们都在售楼部里聊天、玩手机。中午11点多,突然来了几十个统一戴着白手套的年轻人。看到别人跑,他还问别人“跑什么,别跑”,突然两个小子就用棍子将他打倒在地。

        刘云生说,这是他出门打工30多年来,第一次被人故意打伤。

        刘云生19岁就出门讨生活,21岁当了爹,在家呆了一年,跑过新疆、内蒙、东北,贵阳。19年来,一直都是一个钢筋工。

        打工生涯里,三个孩子接连出生,留在家里由孩子们的奶奶带大。最安定的生活是,夫妻两人在东北呆了十多年。

        “看着孩子就想哭。”刘云生说,在外漂泊了几十年,每年回家一两次,关心孩子太少了。但是没有办法,要找钱啊。

        如今,孩子们的日子,几乎成了他那一代的翻版。大儿子结婚离了,孙子留在家里给老伴带,自己出门做瓦工。女儿女婿在海南打工,每个月也就两三千元,他们的两个孩子也留在家里。

        如今,老伴留在家里带着三个孩子,“哪有时间种地,每天送上学,送饭做饭,也累得很啊”。

        这一次,刘云生至少要休息半个月。做基础层他每天能赚260元,做到标准层每天能挣四五百。

        “扛扛钢筋体力没问题,就是爬脚手架有点吃力了。”刘云生说,现在还有一个儿子没有结婚,他想多赚点钱,给儿子攒点老婆本。

        “现在看到小孩真的是眼泪都要掉下来,但是年底了把钱带回去还好点,如果钱带不回去,真的要掉眼泪。”刘云生说,他想继续干下去,干到60岁。

        病房里,41岁的木工张道彬尾椎骨骨折。

        施工方:开发商赖账不给钱,还要清场

        这个项目本名东联国际名车广场,林巧是现场施工方负责人。

        林巧说,从2015年3月份进场以来,开发商总是拖欠工程款。至去年10月份,因欠了材料商太多费用,施工根本无法开展。去年11月3日,工地上另一家施工队塔吊倒塌,造成2死3重伤。平坝区住建局来了个通知函,要求全面停工,工地一直停到现在。停的期间,他多次和开发商协商,要求开发商付款,但开发商付不出钱。目前他的总产值是9600万元左右,如果按照80%结算,开发商还差一千多万。

        “我一个月要来好几次,每次来就说银行的贷款要下来了,钱马上到了,我们总是在等他们。10月份开了一次工,但是开发商又没兑现承诺,只有停工。”

        林巧说,材料商因为要钱,多次堵售楼部,我们还做工作,只有房子卖了才有钱。今年10月22日,东联公司就提出要更换施工队,准备把他们清出来,“如果清我们出来,是不是要把欠的钱结清呢?”他随后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各个班组,让他们赶紧把工作量报过来。

        10月25日,租赁公司、塔吊公司、混凝土公司,加上农民工共来了百余人。大家都在售楼部里静坐,他联系几个开发商负责人,都说来不了。

        突然,几十个人从后门进来,林巧说,他就喊工人快出来。有人大喊“那个胖子就是负责人,搞死他”,三个人拿着刀子追他。林巧说,一个拿着锄头挥向他的头部,他用手里的结算资料挡了一下。有个人拿着刀一刀砍在他腿上,头右侧又被敲了一棒子,棒子都被敲断了。三个人就走了。

        林巧说,去年过年,经过几个部门协调,开发商付了460万的农民工工资,付到了80%,农民工工资应该还差500万左右。“当然,这个我们说了不算,他们说了不算,可以找第三方核算。”他说,工地上另一个建筑公司,开发商也欠了不少钱。目前,警方说抓了3个人,没有说谁指使的。

        林巧说,他们施工方已经花费了4万余元的医疗费。

        11月30日,医生告诉澎湃新闻,林巧左腿神经被砍断,幸好没有砍到动脉。经过手术,已经将其腿部神经接上,但是只有极小的几率能够长好,目前其伤口以下部分是没有知觉的。

        开发商:是施工方想把事闹大

        公开资料显示,东联国际名车广场位于贵安新区北大门,南靠“贵黄公路”,北接“沪昆高速”,项目总投资约60亿元,占地约600亩,规划了商业购物中心、汽车MALL、名车4S店、星级酒店及写字楼、改装工场、汽配市场六大区域,建筑面积70余万平方米。

        2016年12月1日,澎湃新闻在东联国际名车广场项目看到,多栋房未完工,工地上没有看到施工的迹象。

        “我们的钱都付完了,戴白手套拿刀的是施工方的,他们是黑社会。”开发商负责人粱盾说。

        澎湃新闻质疑,施工方为何自己请人来砍自己?

        粱盾说,施工款已经付超了,但施工方一直拖着不复工,政府逼着他们赶紧交房。“他们唯一能说的就是欠农民工工钱,今年过年前劳动部门介入,我们把农民工工钱付了。按照进度,工程款付齐了,而且付超了”。

        “农民工工资谁也不敢拖欠,从过年前付了农民工工资后,从去年到今年,工人就没有干活,就不存在农民工工资。”粱盾表示,剩下的工程要验收,必须甲方乙方和第三方一起核算,但对方迟迟不报资料。按照合同法他们可以更换乙方,因为换乙方很麻烦,需要重新备案,他就准备换个施工队。但对方不让新施工队进场了,还不准买房子。

        “农民工有没有打砸售楼部,要听公安的,是我们报警的。”粱盾说,现在从银行贷款很难,所以目前资金主要靠销售,因为这个项目是招商引资项目,所以政府指定了一些银行支持他们。

        “实际上这本来是个合同纠纷,我不想把事情扯大,结果事情还是扯到我身上了。”粱盾说,打人的实际上就是项目附近村子里的人,他们准备更换的施工队就是村里的。

        安顺市平坝区劳动监察大队金队长告诉澎湃新闻,去年因开发商欠了农民工工资,经过多个部门协调督促,开发商在过年前支付了460万元的农民工工资。此次伤人事件发生后,政府各个部门又开了协调会,目前,他已经准备向双方调取资料调查,是否还有农民工工资被拖欠。开发商还差着工地上另一家施工单位的工程款和农民工工资,但另一家公司已经垫付了农民工工资。

        2016年12月1日,安顺市平坝区信访局回复林巧的妻子,农民工被打伤的问题,平坝区公安局已经立案调查。当日,平坝区公安局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目前已经抓获几名嫌疑人。警方已就此事成立专案组,并对伤者进行伤情鉴定。因涉及的人员比较多,警方可能会继续控制其他涉案人员。目前,这些人的性质还不能定性。案件侦破后,会对外通报。


            上海金锦经济纠纷服务网为您时刻关注最新消息,更多热门新闻请关注上海讨债官方网站!


             


            上海金锦专注于商业纠纷债务,个人纠纷债务,讨债,追债,清债!


        猜你喜欢

        MORE+
        账务威廉希尔网站 Overdue accounts
        专业要账咨询Professional account
        快速清账咨询 Rapid CLOSEOUT
        工程款威廉希尔网站 Project funds
        最新资讯 MORE+

        01

        2018-31
        威廉希尔公司官方网站-男人跑了留给她一屁股债 她接下来的举动赢得法官点赞

        杭州一起挪用资金案和一起民间借贷案的背后,是一个女人痴情的人生。...

        01

        2018-24
        【威廉希尔中文网站】贾跃亭转让汽车公司股权解决债务??

          随着乐视网复牌日的临近,乐视网的一举一动都引人关注。1月23日,乐视网在深交所互动易访谈举办的《关于终止重大资产重组事项暨...

        01

        2018-24
        [威廉希尔体育]丈夫欠下的债,妻子还要不要一起还?

          浙江省宁波市江北区人民法院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夫妻债务纠纷案件适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依法审结了两起涉夫妻...

        01

        2018-24
        男子找讨债公司帮忙要债 业务员讨到14万后失联

          CCTV12社会与法频道《律师来了》节目,以《讨来的欠款又不见了》为题,报道了做汽配生意的王传光先生,向生意伙伴周某借款30多万元...

        01

        2018-23
        太荒唐!为躲债将电话转移至110

        女大学生陆某某欠下八家网贷平台的贷款,无法归还,面对贷款公司不间断的躲债电话,陆某某将其号码设置为呼叫转移110,每天向其追要债务...

        01

        2018-23
        梁朝伟新剧遭“全民追债”,自曝对空气演戏很头疼

        梁朝伟新剧遭“全民追债”,自曝对空气演戏很头疼,对于此次在片中的角色,梁朝伟表示他饰演的是一位“老千”赌徒,十赌九输、债台高筑,...

        威廉希尔公司中国网站:上海金锦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沪ICP备16054939  Copyright 2016 Auto Parts All Right Reserved 威廉希尔公司中国网站:13072177721  电话:021-51875009   公司地址:上海市中山北路2052号振源大厦25楼